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半半居

半杯酒 半包烟 半俗半雅半神仙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父亲印象(原创)  

2007-06-17 13:02:25|  分类: 个人日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  父亲节,这是个对中国人来说还有点陌生的节日,远没有母亲节流行得快,也没有多少人能准确地记得这个节日,更不如我们自己的传统节日那样深刻和隆重。据说父亲节起源于美国,但父亲节在全美国作为节日确定下来,比母亲节经过的时间要长一些。父亲节似乎远不如母亲节那么重要,没有孩子给父亲送礼物。我想,可能与父亲所表现出来的性格和形象有关吧。如果说母亲是爱的化身,那父亲则代表了坚强、刚毅。 
   
  又到了今年的父亲节,好想跟个时髦给父亲过个节,但这个机会早在11年前就已经失去。平日里都忙于工作,每年只在几个特定的日子里,才会想起父亲。然而,父亲的音容笑貌仍然清晰,他的为人处世、豁达的生活态度都在我们后代身上留下了深深的烙印。 
  父亲曾用平淡的语气讲过他的童年,7岁时随着奶奶逃荒到了现在的家乡,奶奶靠为人缝补和纺棉纱线维持生计。就这样二人相依为命,每年的冬天要一个人到湖里去挖野莲藕充饥,一件破旧的单衣,踩着冰碴在淤泥中寻找残留的藕节。在他的童年,经历过兵荒马乱的岁月,他说是“跑马”,这是本地土话的说法,其实就是日本兵经过湖北时的烧杀掠抢,天天都是东躲西藏,在讲到有一次躲在荆棘丛中的时候,日本人的骑兵就在他的眼前乱窜,用了一句很夸张的话和语气还形容日本兵战马的高大。后来到了十几岁时还有国民党部队抓壮丁的事,也被他躲掉了。他抽着烟,说着这些往事,就象是在讲另外一个人的故事,没有怨天尤人,也没有为自己年幼的身体承受如此的生活重担而自豪。 
  父亲基本上没有上过学,只是在一家私塾念过半年书,那是在出来逃荒之前。但他写得一手不错的字,很有特点的字体。虽然很多的字是用同音字代替,但基本上能满足他写日记、记帐、做会议记录的需要。也很喜欢看书,那些古代的演义、现在所说的几大名著、包括民间流传的手抄本、土法印刷的单行本,我都见过很多,高兴的时候还经常哼哼民间小调,最喜欢听的戏是荆州花鼓戏和河南梆子。 
  父亲人缘好,后来落户成家后,经过一些年的相处,他竟然成了整条街的“和事佬”。街坊邻居有什么事拿不定主意,要他来决定;什么人闹出了矛盾,都会要他来主持公道。是他牵头组成了公社的第一支运输队,运输工具就是用马拉的板车,一直运行到八十年代初被机械化设备取代。他能从一个外来的流浪者,很好的融入当地社会,并且弄成这样的局面,我真的是很佩服。可能与他经常出门有点关系,他到过不少的城市和省市,包括北京。可惜的是那些照片在后来的一次大火灾后没了踪影。 
  父亲在生活上要求不高,衣服不一定是新的,但必然是干净整洁。记得以前的外套在洗过后,流行用米汤泡泡,好象是叫上糨,晒干后显得很笔挺。有次他对我说,“外表要弄清洁,走出去体面,至于肚子里装的什么,吃的什么,别人又看不见。”当时我还小也不理解,就问吃的是自己享受了,别的再好是给别人看,好象不划算。他说那是对别人的尊重。这一观点,就是到现在,也很容易被人误解的。一般人都认为某人讲究吃穿就是显摆,很少有人能说,那是对别人的尊重。父亲喜欢喝酒,不要多,但每餐必喝一二两,下酒菜我见到最多的就是一碟炒蚕豆。这种时候总是坐在堂屋的八仙桌面对外,慢慢地小酌,要是看到熟人从门口走过,必然是大声地招呼进来喝二口。大多人在一番客套后离开,也有人会坐下来一起喝酒。等母亲把其他的菜上齐了,他的酒也就喝完了,我们再一起吃饭。抽烟更是简单,开始是农村老人们自己种的烟叶,一般就是摘下来太阳晒晒就卷了点上,每年都会有乡下的朋友给他送些来,他就会很开心,认真地切成细丝,用一支20多公分的铜烟杆慢慢享受。在我工作后曾经带给他烟,应该是八十年代吧,五块钱一包的,他说这太贵了,不是他抽的烟,他当时在开个小卖部,就背着我们给卖掉了。后来有一次,我只能当着他的面把烟的包装给撕了,他才没有办法再卖出去,却会拿来招待客人。 
  父亲平时的表情粗看起来很严肃,回家后话也不多,但说一句就是一句。也很少在家发脾气,对我们子女的学习也很少过问,也因为我们几姊妹每年的奖状都贴满了墙吧,只是有时候会给我们讲讲做人的道理。记得有一次我在钓鱼的时候把同学家的一只鸭子头砸扁了,那女同学气势凶凶到家里来闹,完全没有一点同班同学的情谊。父亲在赔礼道歉后说要好好地收拾我,当着同学的面把我关进房间,一边大声地训着,一边拿出点心让我坐在床上吃,同时拿把椅子在地上摔着叫着,弄得隔壁左右的邻居都跑来劝解。现在我也是当父亲的人了,不知道他这种做法是对还是不对?实事求是地讲,应该是属于溺爱范畴吧。 
  父亲的人生心态很平淡。在他开小卖部的时候,每年农村的人都是在他那里赊帐,一般的人都会在年底还清,但仍然有很多的人不还,并且年复一年地赊着。看着他那厚厚的赊帐本,好几年里我们劝他不要再赊给那些不还的人,也要找他们去追要。他说,可能是我上辈子欠他的吧,就算我为下辈子积点德吧。尤其是到了他得癌症后的几年,还经常交代我们,以后就是他死了,也不要去找他们还。要父亲去世后我们清理遗物时,那个帐本我收着,粗略算了一下,还有近五千块钱没有收,那可是在九十年代初期的帐,对一个生活节俭的老人来说,这不算是个小数。 
  父亲最自豪的一件事就是盖了一间当时很漂亮的房子。专门去湖南买回来一整套从老房子上拆下来的梁柱和鼓皮(就是嵌在几根梁柱之间的杉木板,从下一直到房顶)。房子盖好后是当时整条街上最高最好的一栋,但在文化大革命末期遭到破坏,拆除了面墙。虽然后来补上了,但难以达到原来的面貌,为这事他曾经难过了很长一段时间。这房子也成了他留下的唯一遗产。 
  太想让父亲重新拥有一间好房带来的快乐,但因为当时的条件所限,刚成家不久,二十几平米的旧房子没有办法接父亲来一起住,也怪自己能力有限成不了气候发不了财。但接父亲来小住过几天,他说这里没有老家好,话也听不懂,没有了那些要好的老伙伴,坚持着回去了。后来好不容易等到单位重新分配住房,为了能多要一间房间,我选择了顶层漏雨的一间,可在房间到手还没弄好的时候,父亲的病情加重,武汉同济也无能为力,终没有了却接父亲来住的心愿。这成了心中永远的痛,每每想起来都觉得鼻酸眼胀。 
  父亲走了,留给我们子女最多的是他的精神遗产,让我们后辈受益无穷。人这一辈子,不求富贵,不求出人头地,但求一个心安理得,一个问心无愧。父亲做到了,我也能做到。在这父亲节之际,以此表达对父亲的思念,道一声,谢谢您,我的父亲! 

 

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4)| 评论(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